<ol id="Q9XVq1c"><sub id="Q9XVq1c"></sub></ol>
<dl id="Q9XVq1c"><font id="Q9XVq1c"><em id="Q9XVq1c"></em></font></dl>
<form id="Q9XVq1c"></form>

    <pre id="Q9XVq1c"><font id="Q9XVq1c"></font></pre>

    <dl id="Q9XVq1c"></dl>
    <pre id="Q9XVq1c"></pre>

      <del id="Q9XVq1c"></del>

        <span id="Q9XVq1c"></span>

        <ol id="Q9XVq1c"><thead id="Q9XVq1c"></thead></ol><address id="Q9XVq1c"><p id="Q9XVq1c"><del id="Q9XVq1c"></del></p></address>

        <dl id="Q9XVq1c"><cite id="Q9XVq1c"></cite></dl>

              <ol id="Q9XVq1c"><thead id="Q9XVq1c"></thead></o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Q9XVq1c"><thead id="Q9XVq1c"></thead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Q9XVq1c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Q9XVq1c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Q9XVq1c"><thead id="Q9XVq1c"><strike id="Q9XVq1c"></strike></thead></dl><ol id="Q9XVq1c"></o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632章 头大-请不要打扰我修仙林文推倒谁了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门嫡女有空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的回应让萧烨阳少了些顾虑,行为比以前大胆了许多,没有过多压制心中的**,久久的沉沦在嘴齿交融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近乎贪婪的索吻着,然而就在这时,感觉下摆的衣袍被用力的扯到了一边,耳中还传来抵哑的狗吠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不想结束这带着意外惊喜的吻,伸腿轻踢了一下咬他衣袍的狗小一,并用眼睛狠狠瞪了一眼狗小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这换来了狗小一更加用来的撕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撕啦~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衣袍撕裂的声音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声音,被吻的有些迷糊的稻花顿了一下,睁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汪、汪、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狗小一像是不满的冲着拥在一起的两人叫了几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眼神渐渐清明,想到刚刚那个忘情的拥吻,脸颊立马像火烧了一样,触电般的放下了搂着萧烨阳脖子的双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眸低垂,娇怯躲闪,这样的稻花让萧烨阳止不住的心猿意马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萧烨阳,你可以放开我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轻柔又透着撒娇意味的声音传入耳中,萧烨阳一脸的不情愿,抱着人不放:“不要,再陪我一会儿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汪、汪、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狗小一再次叫了两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此,稻花再次出声:“萧烨阳,小一这么叫会引来巡逻的婆子的,快放开我?!彼底?,顿了顿,“你该离开了,我也要回去休息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蹭了蹭稻花的脸颊和脖颈,才满脸不舍的放开了稻花,然后恼火的瞪向坏他好事的狗小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次,他一定多准备几个鸡腿,最好将这贪吃狗给撑瘫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等心脏跳得不是那么快了,才看向萧烨阳:“你该走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笑道:“你走了,我在走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看了一眼萧烨阳:“日后不许大晚上的来翻墙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:“那我想你了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顿了顿:“反正我不管,不许再来翻墙了,这要给人瞧见了,还不知会传出什么来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:“我会让人瞧见?你也太小看我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:“......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,还是小心一点的好,你可以白天来嘛,如今你要登我家的门,我爹娘又不会反对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嘀咕了一句:“白天又不能和你单独处一块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没听清,见萧烨阳摇头不说,也懒得理会了:“天色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,你也快点离开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看了他一眼,就迈步朝着等候在拱门旁的王满儿和碧石走去,狗小一摇着尾巴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到拱门的时候,稻花停下脚步,回眸粲然一笑,对着花荫下的萧烨阳挥了挥手,然后抚摸着左手上的玛瑙戒快步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再也看不到稻花的背影,萧烨阳才收回视线,驻步静站了一会儿,刚准备离开,突然扫到落在地上的披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捡起披帛,放到鼻尖闻了一下,知道是稻花遗落的,笑了笑,小心的叠好,揣到怀里后,才纵身翻出了墙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姑娘,你的脸怎么那么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一进屋子,守夜的谷雨就注意到她那红得不正常的脸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有些不自然的说道:“出去走了一圈,有点热?!彼底?,拿起团扇猛扇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谷雨上前给倒了一杯茶递过去:“姑娘刚洗漱完就出去了,可千万别得风寒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接过茶一口饮?。骸懊挥?,我就是走得热了。那个,你再去给我端盆温水过来,我洗洗脸就好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洗完脸后,稻花就上床睡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躺在床上的她,却久久不能入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左手上带着戒子,脑海中就会不由想到萧烨阳跪下求婚的一幕,嘴角的笑容就抑制不住的溢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间,谷雨听到稻花不断辗转、有时还伴有低笑的声音,眼中闪过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姑娘今晚的心情好像特别好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边,萧烨阳已回到了自己的府邸,洗漱后躺在床上的他同样也睡不着,看着左手上带着的戒子,想到今晚见稻花的情形,嘴角就忍不住流出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去颜府,他本来只是想去送戒子的,没曾想竟会收获意外之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稻花的主动和回应,如今想想,都还有些激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知道那家伙喜欢戒子,他早点送就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烨阳越想越精神,扫到枕边的披帛,不由拿过来闻了闻,闻着上面沾染着的稻花体香,眸光变得有些幽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脑子里抑制不住的想起今晚拥在怀中的那软得不可思议的曼妙娇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着想着,身体里就涌出一股燥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得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外间守夜的得福打了个激灵:“主子,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去给我备一桶冷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福脱口就问用来干嘛,话到嘴边又及时给咽回去了,麻利的出屋备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刻钟后,看着一身冷气中水中出来的萧烨阳,得福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阻止自家主子婚事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主子马上就要及冠了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竟拖着不给他娶亲,真是太不是人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京城乃权贵聚集之地,在这里,除了国丧期间,从来都是不缺宴会聚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月二十,是惠佳长公主的生辰,颜家新进京,和各家都还没什么交集,原本是不在受邀之中的,可惠佳公主想起第一次见到皇上新封的那位升平公主时,雍老王爷表现出来的特别,便也给颜家下了一张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到惠佳长公主的帖子,颜家上下都有些惊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惠佳长公主是皇上的姐姐,据说和皇上的关系还很不错,实打实的皇亲国戚,是京城各家都争相交好的对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夫人心里还有些紧张,这是颜家倒京后,第一次参加这种重要的宴会场合,可半点不能出差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欣然因为娘家的事惹得李夫人不高兴,知道要去参加长公主府宴会的第一时间,就主动提出教导几位妹妹参加宴会的规矩,以及科普京城各家的人事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夫人点头同意,在韩欣然指导稻花姐妹的时候,她则亲自督查针线房的人赶制出席宴会所要穿戴的衣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四月二十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夫人带着韩欣然和稻花四姐妹,不算早也不算晚的来了惠佳长公主府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drj8n.cc/txt/194422/61119181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我只能如此回答:因为是你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努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价值在于贡献而不在于短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科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爱也依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356章 臊帝出世-李凡慕千凝-笔趣阁 第364章-江志浩重生1988全文免费阅读完结-笔趣阁 第632章 头大-请不要打扰我修仙林文推倒谁了-笔趣阁